今天我一個人先去客戶那為查年報佈局
工作快滿兩年了(剩二個月又二十九天)
查財也不是第一次
一個人出外勤更沒什麼好拿來說嘴
不同以往的是
這次開始做進入核心的新表
但我的心已經不在了
不管做什麼表都像是
“你說head over heels
我回答你nice to meet you” 一樣
沒有意義…
重點是
最近我的記憶力嚴重受損
常常在說了:“我告訴你唷…”
然後就忘了到底是要告訴你什麼
最尷尬的是去問客戶問題:”不好意思,可以請教一下…”
(請叫?叫什麼??凹嗚~~我忘了orz)
只好以傻笑帶過說等下再來問好了
言歸正傳,今天去查帳
有查過的都知道
年底到了常常都要去補底稿、補稅抽、盤點或是發函證
而我今天是去查財(忘了的可以回頭看第一行)
而且是查信用卡
信用卡什麼不多
就是一堆日結的鬼帳冊最多
隨便一天就是厚厚的一本
所以難免會需要一些傳票、分類帳、帳齡、分期報表等帳冊,
如上所述(詳第一行)
我既然是一個人來
當然是我要去搬
在家庭加工廠從事女工的工作也算是老經驗
像往常一樣
我熟練的把面積A4大小、每本厚達10cm,
共有四本的帳冊自手掌處利落的往上肩堆疊
(最後在頂端擺上計算機、筆、尺等文具作點綴)
秀髮一甩,腳指一點,輕快的往查帳室前進,
(客戶欽佩的眼神對我來說,就像是浮雲一般)
正當我準備”卸貨”的時候
慘劇就這樣來發生…
最接近手腕處的那本帳冊
夾帶著三本帳冊兇猛的重力加速度之凌厲的紙風
頁頁銳利、張張分明
一招快過一招
每一招又變化出七七四十九式
從不同角度活生生血淋淋的劃過我那
嬌嫩幼秀的纖纖皓腕
碰碰碰碰
說時遲那時快
四本帳冊連同文具已整齊的堆疊在桌緣
我此時此刻的心情
正如當日張無忌光明頂一戰被周芷若用倚天劍刺中心窩一樣
錯愕、G歪
當下我臉色不變
雙手順勢往後一擺
儼然慈祥的校長手勢(詳花蓮行廷宜校長之招牌動作)
並戴上客服人員般燦爛的笑容
送走客戶
話說回來
不過是查個帳
需要搞到壯士斷腕這麼慘烈嗎
我只能說
對這份工作
我已仁至義盡


    全站熱搜

    stara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